您的位置:首页 > 反邪阵地 >
我落入了邪教的陷阱
www.dazhoupeace.gov.cn 】 【 2019-12-16 09:54:18 】 【 来源:中国反邪教网 】

  有一个晚上,和张小雅在一起的时候,我在看电视新闻,于是她就不高兴了,不理我,也不肯和我亲热。没办法,我只好顺从她的意思乖乖看书,这样她才会高兴,给予我肉体奖励,满足我的欲望。

  

  我叫李洪福,今年48岁,小学文化,广东省梅州市人,在农村长大。

  

  2008年初,我在梅州市一家粮业公司找到了锅炉工的工作。尽管我在这家公司只是临时工,但是待遇还是很好的,公司还给我提供了员工宿舍。我没多少文化,但是能吃苦。我很知足,对这份工作非常珍惜,每天都认真做好本职工作,尽职尽责。

  

  工作一段时间之后,我感觉上班烧锅炉的时间比较短,对我的体力而言不算很辛苦,就想再多做一份兼职,这样能够多赚点钱。我去找车间主任申请兼职,公司答应了我的请求,把我安排到包装部打杂,帮忙在包装部搬运产品。此后,我每天在烧完锅炉后,就去包装部帮忙。没想到,我在这里遇到了一个桃花劫。

  

  桃色陷阱,我被步步诱骗

  

  慢慢地,我和同事们都互相熟悉了,和大家相处得很和谐。在公司里,包装部的员工基本上都是女的。我在那里打杂,经常给大家做帮手,大家对我印象还不错,她们都叫我“阿李师”。

  

  一转眼我在公司已经工作两年多。2010年8月,由于公司生意很好,就新招了一批女工来包装部工作。到了10月,有一天我正在包装部照常搬货,突然听到后面有个女人叫我“阿李师”,声音甜甜的,很柔软。那一刻,我感觉心旷神怡,很舒服。我回头看看是谁,那个女人,身穿一件粉红色上衣,一条牛仔裤,头发卷起来盘在后面,脚穿黑色半高跟鞋,看起来很有女人味。她身高约有1.6米,中等身材,圆脸蛋,皮肤特别白皙,长着一张让人动心的樱桃小嘴,还有一双水汪汪的眼睛,眼睛简直就像会说话一样,一笑起来脸上就有两个小酒窝,特别温柔,特别迷人。但是这个美女我并不认识,她怎么会认识我呢?而且她还叫我“阿李师”,叫得那么亲切。当时我一回头看到她,她又笑着对我说:“需不需要我帮忙啊?”我赶快对她说:“不用了,多谢了。你那么辛苦,不用你帮忙了。这些产品每包有20斤,太重了。”这就是她第一次跟我打招呼时的情景。

  

  自从那天之后,我们在公司里见面时都会互相点个头,打个招呼,慢慢地,一来二往,有时候聊几句,这样,渐渐地互相比较熟悉了。后来,她告诉我她的名字叫张小雅。这真是一个很美很好听的名字,人如其名。我问她怎么知道我的绰号,她说是一个老员工告诉她的。这个老员工是我的同村老乡。

  

  在接触张小雅的过程中,我了解到她是外地人,嫁到梅州已有10多年。她跟我说,她跟前夫因感情不合已经离婚,本来小孩归她带,但是,她因为要出门打工,带个小孩在身边不是很方便,所以法院也就把小孩判给她的前夫,她前夫只给了她一笔生活费。现在她单身一人,住在姑姑家里,因为她姑姑一家人很少回来,所以等于是她一个人住一套房子。尽管她主动告诉了我这些情况,但是,当时我并没有多想什么,我以为这只是闲聊。

  

  有一天,我像往常一样烧完锅炉后去包装部搬货,张小雅又过来跟我说话聊天。她问我:“为什么你每天要这么辛苦干这么多活?”我说:“我生活条件不是很好,没有办法,要多赚点钱用。”她又说:“其实钱是赚不完的,身体累坏了就不好了,要多保重自己的身体,要多关心自己的健康,别把身体搞坏了。”当时我听了心里特别高兴,没想到她会这么关心我,自从我进公司打工这么久,从来没有人来跟我说这种温暖的话,当时我真的很感动,我说:“非常感谢你这么关心我。”有个美女关心我,我心里还真是美滋滋的。

  

  又过了些日子,有一次在我搬完货快要下班的时候,她主动来找我,问我说:“今天晚上有没有时间,如果有时间的话,陪我去文化公园玩好吗?”当时我想,是不是我听错了,出来打工这么久,还没有女孩子主动约我出去玩,而且还是去公园里玩。现在竟然有位美女约我出去玩,我心里感觉好高兴,好激动!我马上就答应她:“有时间。”那天晚上,我和她一起到文化公园。她穿的衣服很漂亮,红红的上衣搭配牛仔裤、黑色高跟鞋。我对她说:“你今晚穿得很好看,人也长得很漂亮。”她听后高兴地笑了笑,我又对她说:“你笑的时候更漂亮、更迷人。”她听了之后特别开心,主动拉着我的手一起来到公园的小卖部,买了一点小吃和饮料。我们在公园的草坪上坐着,边吃边聊天。她对我说:“你的家庭情况和人生经历我都知道了,是公司里你那个同村老乡和我聊天时告诉我的。”她还对我说:“我跟你接触,和你做朋友,是因为我觉得你很厉害,很有胆量。”得到她的肯定,我觉得很得意,一点也没有觉察这里面有什么蹊跷。

  

  我们的关系一步步地发展。记得有一个星期天,公司放假,张小雅打电话约我到人民广场去散步。佳人有约,我当然要去。张小雅是个很会打扮的女人,我们见面的时候,她总是穿得很漂亮,她看出我喜欢红色,所以,她经常会穿红色的衣服。这次也一样,她穿粉红色的上衣配蓝色休闲裤,一下就把我迷住了,忍不住总要多看她几眼。我们俩在人民广场上买了点零食小吃,边走边吃边随意聊天。我对她说:“你对我这么好,我现在什么都没有,一个农村里出来的乡下人,有什么能值得你关心的呢?要钱没钱,要房子没房子,要长相没长相,年纪也比你大好几岁,你现在才30来岁,还很年轻。”她说:“我觉得你这个人很能吃苦,而且胆量也很大。”我问她:“你是怎么知道我的胆量很大的?”她说:“是你那个老乡告诉我的啊,她说你每次回家途中要经过很多小山岗,旁边有很多坟地,你都不怕的。这样的胆量还不够大吗?”张小雅的话,让我开始幻想她是不是喜欢我了。

  

  就这样,我们一直保持着“互相关心的好朋友”的关系。认识张小雅4个月后,也就是2011年2月底,我们公司因被征地用于扩建街道停业了。不得已,我去了另外一家纺织厂找了份工作,并在市区租房子住。而张小雅则到一家手机店打工,销售手机。不久后,张小雅姑姑的房子也被征地,她也只好租房子住,但是离我租的房子有点远。我们暂时没能像以前那样天天见面。

  

  过了大约一个月,2011年3月底,我突然发高烧,不能去上班,在出租屋里躺着,一个人感到很寂寞,好像我已经开始有点离不开张小雅了,见不到她就好像缺点什么。于是我打电话给张小雅,跟她说我发高烧了,问她有没有时间过来照顾我。她接到我的电话之后,马上请假过来照顾我,还把我送去医院看病,又是端水给我喝,又是拿药给我吃,就连医药费都是她帮我付的,对我就像对亲人一样。说实在的,我出门打工这么久,从来没有遇到过像她这样好的人来关心我、照顾我,而且还是个美女。当时想,这是多么好的女孩子啊!我逐渐真的以为是桃花运来了,觉得她就像是我女朋友一样。而且,最让我感动的是,她的经济和生活条件比我好,居然不嫌弃我这样一个“糟老头”,还对我那么好,让我觉得不可思议,但是,我也相信她真是一个好人!当时,我也没有去想太多为什么,因为她又年轻又漂亮,性格又温和,很合我心,我对她根本就没有防备之心,也没曾想这么好的一个美女会来伤害我、欺骗我。

  

  从此以后,我对张小雅越来越信任,对她产生了一种依赖感,觉得我的生活已经离不开她了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我们发展为恋人关系。2011年5月,我们开始时不时地同居,虽然没有结婚,也没有天天住在一起,但是过着比夫妻还要幸福的生活。那段时间里,我们始终都保持着相互关心、相互依赖的甜蜜生活,并没有发现她有什么异常行为。在我心里,她已经是我的老婆。当时的我,根本就不可能想到,张小雅所有的甜言蜜语和关心都只是她编织的一个网,撒向我这条浑然不知的“鱼”。

  

  没想到,我过了40岁还有个年轻漂亮的“老婆”。我不由得回想起自己以前的女朋友,她长得不漂亮,但是我们同居了,还生了个女儿。我和她感情不好,她为赚钱长期在深圳打工,我们一直两地分居。脾气很暴躁的我,不懂得关心她,有时反而还会打她骂她,她渐渐对我失去了信心,带着小孩离开了我,只剩我孤家寡人。现在回头来想,其实那都是我的错,我很后悔和她分手,她为我付出了很多,而我从来没有关心照顾过她,这是我人生中一个深刻的教训。我现在又有了“老婆”,而且人还那么好,我非常珍惜当时的生活。可万万没想到,我却因为这个女人而走上了违法犯罪的道路。

  

  沉溺情色,我堕入邪教

  

  我们开始同居才不到两个月,2011年7月的一天,张小雅打电话给我,约我和她一起出去逛街。我们一边逛街一边聊天的时候,她突然对我说,她是修练“法轮功”的。当时,我根本不知道“法轮功”是什么,因为我一向不关心国家和社会上的事,而且在我所认识的朋友圈里,也没有听谁说过“法轮功”的事情。但是张小雅对我很好,我是信任她的,她既然说练“法轮功”,我觉得也没有什么不好。她说,修练“法轮功”可以修心性,可以修“真善忍”做好人。我听出她的意思是想叫我也学“法轮功”,但是我一向都不相信什么鬼神,也真的没兴趣学,就对她说:“目前我的生活条件不是很好,没有心情去修练什么“法轮功”,我现在主要的还是要多赚些钱,钱才是最实在的,没有钱寸步难行。”当时我就这样拒绝了她,可是,她听了我这些话之后很不高兴,此后大概有一个多月不肯理我,我打电话给她,她也不接电话。过了一个多月后,她才肯见我,又和我在一起。她很不高兴地说:“我对你这么好,又买衣服给你,又买鞋给你,还拿钱给你用,你为什么不相信我?这样的人去哪里找?还跟你一起,干吗你还老不相信我呢?”我觉得她说的好像也有道理,她一直都对我很好,让我练“法轮功”肯定也是对我有好处。

  

  张小雅又对我说:“你的脾气很暴躁,这是很不好的,只有修练“法轮功”才能帮助你改变你的坏脾气和坏习惯。”我听到她把“法轮功”说得那么好,毕竟我一点也不了解,就很好奇地问她:“真的有那么好吗?”她说:“我不会骗你的!”虽然我还是没有兴趣学,而且半信半疑,但还是口头上答应了她。我想,表面上做给她看吧,省得整天说这个事情。她跟我推荐说“法轮功”的书有多么多么好,我让她拿过来给我看一看,她就拿了好几本给我看。

  

  我本来就没什么文化,要叫我看书我根本看不进去,所以,一直拖到2012年初,我才开始看“法轮功”书籍。张小雅跟我说每天都要坚持看书,我说我没那么多时间,她就叫我利用下班时间来看,我不得不表面上答应她,否则她会不高兴,她一不高兴,就不理我,不来找我,也不跟我亲热。我在这样半推半就的状态下开始看“法轮功”书籍。由于我的文化低,刚开始看的时候,我一点都没看明白,根本不知道里面讲的是什么玩意,但是我又怕张小雅不高兴,所以故意做样子给她看,哄她高兴。平时,她和我一起的时候,我就看看书,她不在的时候,我就不看书。再说,当时我也很忙,白天要上班,晚上还要做兼职多赚点钱,哪里有什么时间学“法轮功”呢?

  

  接下来的几个月里,我们一起生活得很和谐,因为只要我拿着书看,她就会很高兴,她高兴我也跟着高兴。而张小雅也看透了我这一点好色喜淫的心理,一步步地“威逼利诱”我。

  

  在我断断续续看了几本“法轮功”的书之后,张小雅开始要求我习练“法轮功”的五套功法,我也不好拒绝她,只能说“我很忙,不可能天天练,有空就练一练吧”。于是她断断续续地教我练几套功法,虽然我没耐心学,但不得不应付,最终我还是没有全部学会。

  

  2012年4月中旬,张小雅带两个“法轮功”女学员来跟我见面,想介绍给我认识。她向我介绍的这两个人,一个叫张姨,一个叫王姐,都是“法轮功”的老学员。她们说,听小雅说有个新学员,很高兴所以想来看看我,跟我认识一下,以后大家可以互相交流促进。她们还跟我讲了很多我也听不懂的话,主要是说要珍惜修练“法轮功”的机会,叫我要好好修练。她们临走时特意对我说:“好好看书,以后还要出去弘扬大法。”

  

  自从跟张小雅学“法轮功”之后,我虽然没学进去多少,但到底还是被“法轮功”忽悠了。我以为“法轮功”真的是在教人做好人,也觉得“真善忍”挺好的,而且这也是因为我对张小雅的信任,相信她不会骗我。我没有意识到,那两位同修这次来见我,其实是在为下一步利用我做铺垫。在不知不觉中,我已经中了“法轮功”的毒。

  

  在色情的诱惑下,我越来越沉迷于张小雅,所以屡屡顺从她的意愿办事,渐渐地我的路越走越邪。例如,有一个晚上,和张小雅在一起的时候,我在看电视新闻,于是她就不高兴了,不理我,也不肯和我亲热。没办法,我只好顺从她的意思乖乖看书,这样她才会高兴,给予我肉体奖励,满足我的欲望。

  

  后来,张小雅准备让我从事更多的“法轮功”活动,开始对我说:“现在是末法时期,如果要想把命留下来,平安度过劫难,只有抓紧修练法轮大法,而且,还必须去弘扬大法,宣传‘法轮大法好’,这样才能提高层次,将来不会被灾难淘汰。”其实我并不相信张小雅讲的什么“灾难来时命能保”,只是觉得,既然“法轮功”那么好,那弘扬它也是做好事,更何况,只要我去做,张小雅对我更主动。有一次,她叫我晚上去喷“法轮大法好”的标语,我临走时她暧昧地对我说:“早点回来。”听到她这样说,我感到很兴奋,就像有一股强大的电流一下涌遍全身,热血沸腾,精神倍增。我内心很纠结,不太想就这样离开。张小雅立即把脸一沉,转身走开不理我。我只好乖乖按照原先说好的,先出去喷标语再说。张小雅就是这样,一步步、一次次地利用我的欲望,驱使我去为她做她想要的事。

  

  成为牺牲品,反思与觉悟

  

  本来梦想着生活会这样一直美好下去,没想到,2012年9月5日,公安人员到我上班的地方把我抓捕了。因为我宣扬邪教“法轮功”的行为已构成犯罪,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5年,身陷囹圄。经过政府对我的挽救教育,我才幡然醒悟,才知道原来“法轮功”是个邪教。我中计了!但是,已经太晚了!我是多么愚昧,连“法轮功”到底是什么都还没弄清楚,就为了这个女人去宣扬它,结果竟然做了这么多违法犯罪的事情,我已经年近50岁,眼看前途尽毁!

  

  色迷心窍,使我落入了“法轮功”的圈套,成为了炮灰,走上邪路而不自知,牺牲了我的人生。

  

  冷静下来之后,我开始反思和张小雅认识的整个过程和一些当时被我忽略了的细节,才意识到,我真的是被她诱骗了。

  

  当初,我并不知道张小雅为什么要靠近我,只是以为她人很好,根本不会怀疑她什么。况且她是美女,我也很愿意跟她接触,我甚至以为,我是碰到桃花运了。现在才明白,原来她是有预谋的。仔细一想,疑点一个个浮现。我只是一个年过40岁的人,要长相无长相,要钱财无钱财,为什么她这样的美女会主动跟我打招呼?为什么她要通过我同村老乡了解清楚我的人生经历,还要主动跟我接近?为什么她要主动告诉我她单身住空房的情况?为什么她要主动约我去公园里玩?为什么她说因为觉得我很有胆量才跟我接触?为什么她要在我生病时像对亲人一般照顾我?为什么她这样的美女竟然不嫌弃我这个一无所有的“小老头”?为什么我并没有能力给她生活保障,她还以身相许和我成为“恋人”并过起同居生活?为什么她甘心以她的肉体作为交换条件来引诱我去学“法轮功”?为什么她每次让我出去喷标语之前总是要用她的美色诱惑我?……

  

  往事在脑海里一幕幕掠过,我不禁觉得惊心。我突然想起有一次她和我一起出去喷写“法轮功”标语。我走在前面,她在后面跟着,但是我发现我在喷写标语的时候,她突然就不见了,等我喷写好后,她又冒出来了,这一幕当时我只是觉得奇怪而没起疑心,现在我才明白,张小雅太狡猾了,她就是要我给她做替罪羊。

  

  张小雅之所以对我好,完全是她设下的温柔陷阱,目的就是让我充当她的替罪羊。面对这一真相,我真的很难接受,但是也很无奈,我真是恨透张小雅了,恨死“法轮功”了!

  

  回首往事,我痛心疾首!我原本过着稳定的生活,这下子一切都没有了。我为我的无知付出了沉重的代价,我想用我的经历来警示大家,无论是正在沉迷“法轮功”的人,还是从未涉足“法轮功”的人,一定要擦亮自己的双眼,不要被“法轮功”所蒙骗,否则一定后悔终生。

  

  (节选自《36名邪教亲历者实录》)


编辑:潘柏林

达州长安网简介 | 版权声明 | 投稿须知 | 联系电话:(0818)2127618 |

蜀ICP备18019504号-1 达州长安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违者必究

地址:达州市通川区永兴路2号市政中心综合楼19楼 邮编:635002